首页 > 国际 > 正文

疯狂抄袭!中国的直播答题抄袭美国HQ怎么回事

2018-01-18 17:08:00 来源: 凤凰

仅仅是2017年年底到2018新年的短短两周时间里,中文互联网上就有超过6款直播答题产品出现。360、微博、映客、节操精选等特质迥异的科技公司相继入场,引发王思聪、腾讯等投资方的疯狂追捧。一时间,直播答题突然成为中文互联网的新风口。

不要以为这是一次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创新大爆发,因为它实际上还是一次全民大跃进式的“copy to china”(复制到中国)。众多中国直播答题产品模仿和抄袭的,正是在美国爆红的直播答题应用HQ。而HQ一波三折的创业故事极其耐人寻味——

创始人的成功经验和对视频创业的疯狂迷信,一度让公司陷入财务危机。但当灵感突然降临时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创造了继Snapchat之后的下一个现象级产品。

故事要从2012年说起。当年6月,鲁斯·尤苏波夫、科林·克洛尔和多姆·霍夫曼三人创办了一家名叫Vine的公司。

Vine做的是短视频,对标Instagram,除了不能发静态照片,其他跟Instagram没什么区别。

公司创立仅3个多月之后,Vine就被Twitter收购,3个联合创始人也随之加入了Twitter公司。Vine仍是独立的产品,但跟母公司整合得更好了,成为Twitter视频存放、播放和分享的官方平台。

Vine上面诞生了不少被称为“Viner”的网红,产品月活用户一度达到两亿,虽然还是打不过Instagram,得益于对搞笑短视频的专注,发展倒也还算顺风顺水。至于Vine的三个创始人,刚被招来时Twitter也许诺给他们荣华富贵,让他们相信,自己的产品在大平台上一定会活得很健康。

3年后,Twitter陷入用户增长和留存危机。时逢视频创业大火,按照比较正常的硅谷创业者思维,此时Twitter应考虑勇敢转型,就算不转,也该留着Vine。然而,Twitter选择了让Vine退役。

尤苏波夫和克洛尔很快就办了离职手续,离开了Twitter再度创业,并于2016年10月推出了一款直播应用,名叫Hype。

Hype的思路其实还挺有意思,但问题是晚了。中国的千团大战、叫车大战能打3年,而美国的直播大战只打了不到一年,连手机直播鼻祖Meerkat都没能挺得过来。不甘心失败的两人又做了一个应用,名叫Bounce——美国版抖音,结果没打过在美国更早问市的Musical.ly。

在短视频领域的3次对标式创业均以失败告终,再头硬的人,这时候也有点懵了。Vine在被关掉前的成功,就真的不能复制了么?尤苏波夫和克洛尔表示不服。两人开始思考:如果有一样东西足够经典,所有人都知道、能轻易上手,还可以跟视频发生关系,它应该是什么呢?

尤苏波夫灵光一闪,想到了抢答。

就像《幸运52》和李咏在中国家喻户晓一样,竞答节目在国外也是为数不多的极受欢迎的电视娱乐节目之一,而且其中的王牌节目甚至一直持续到今天。

尤苏波夫的灵感并非一个不切实际的疯狂想法,电视抢答并不是专属于节目上参赛者的游戏,广大观众老百姓们在20年前就可以通过电话参加到竞猜当中。而在当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做视频直播答题绝对是有群众基础的。

和一般的创业项目“万事俱备只差程序员”不同,尤苏波夫和克洛尔的开发经验已经非常丰富了。他们的问题是在钱上。视频创业带宽成本高,直播更是视频创业里烧钱最疯狂的方向。于是他们找到了光速创投(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2017年6月,新项目获得立项;到了10月,尽管还带着各式各样的bug,尤苏波夫和克洛尔第四次创业的新产品HQ正式上线了。

刚开始的时候,HQ一期答题的奖金数非常低,只有100美元。好在题目也很简单,所以在头几波冠军拿到奖金、一传十十传百之后,用户蜂拥而至。每一期的参赛者,从几十人很快上升到上百人,又在一个月的时间里破千、破万。2018年新年这几天,在线人数纪录突破50万人,100万在线似乎不是梦。

用户数上来了,题目有的越来越难,奖金也很快从100美元上升到了目前的1万美元一期。有时候,几百人能分到几十上百美元,有时候一两个人吞掉了整笔奖金。HQ就这么不断烧着钱,烧上了iOS美区问答类第一名。

它并不急着赚钱。尤苏波夫说自己从来没想过让用户付费参赛。一方面,硅谷的惯例是初创公司/产品不需要在4年之内考虑盈利,更别提这种红得发紫的产品;另一方面,HQ的burn rate(现金燃烧率)很稳定,而风投却已经接踵而至——带着投资条款清单前来的投资经理挤破了门,一些基金甚至准备好了直接打款。

为了能拿到半点股权,投资人甘愿帮HQ免费出一年、两年甚至5年的足额奖金。

截至上周,HQ没有新的融资信息出来。虽然已经上线3个月且各种bug仍然经常出现,但这并不妨碍HQ成为2012年爆红的Snapchat之后创投圈苦苦等待的那个现象级产品。与此同时,它的两位创始人尤苏波夫和克洛尔也成为目前硅谷创业者里最受追捧的当红炸子鸡……

而在HQ的主线故事之外,直播答题很快顺理成章地成为中文互联网的新风口,并引发身份特质完全不同的科技公司和投资人的一致疯狂追捧:

节操精选在王思聪的支持下做了冲顶大会;在360的周鸿祎亲自监督下,花椒直播做了百万赢家;今日头条旗下的西瓜视频推出了百万英雄;直播公司映客做了一款芝士超人;就连陌陌这个从社交起家的公司,也浓眉大眼地背叛了直播,准备好上线自家的直播答题了。

这一切基本都发生在12月里,更具体一点来说,发生在12月的最后两个星期里。HQ的开发已经够快了,架不住中国的这几个模仿者执行力惊人——组个团队一天就能出原型,3天就可以把最小可行产品弄上线。接着就是砸钱砸流量。

从上周开始,有几家平台都开始对外散播“已拿到上亿广告费支持”的信息了,一个个比HQ都着急。

与其说真心做直播答题。目前砸钱最多的这几大平台倒也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对于花椒、陌陌、一直播和映客,做直播答题的背后是娱乐直播凉了,不如趁早转型;而今日头条呢,一期里面提西瓜视频和抖音能提十几次,明显是借答题给自己生态里的产品带量。

总的来说,中国的直播答题,跟十年前的微博客社交,后来的团购、打车、图片社交、直播等领域一样,依旧是哪个美国产品在海外爆红,被中国的模仿者盯上,疯狂抄袭、制造风口的俗套故事。只是这次做得更快,姿势也未免太……那个啥了。不知道尤苏波夫和克洛尔有一天来到中国,看到这么多直播答题,又该作何感想呢?

(作者为财经、科技专栏作家,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硅星人)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