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印度仿制药 为什么中国要跑到印度买仿制药

来源:中华网 | 2018-07-09 11:02:23

中国人为什么跑到印度买仿制药,中国没有吗?

中国人为什么跑到印度买仿制药,中国没有吗?

原标题:中国人为啥跑到印度买仿制药,中国没有吗?

来源:瞭望智库

最近一部国产电影在朋友圈疯狂刷屏。

故事讲的是:一名白血病人只能靠一种叫“格列宁”的药续命。但他买不起国内市价四万一瓶的药,只能转而买印度生产的、药效相同的、只需要两千的药。卖印度神油的老板发现了商机,从印度代购,卖给国内的白血病人,被病人封为“药神”。

很多观众看完电影之后觉得非常震撼,甚至有很多观众是哭着回来的。

有网友认为:“这是一部能推动社会进步的影片。”

有人会发问,为什么一定要从印度买?中国造不出来仿制药吗?

这个问题很复杂,库叔想从“救命药赫赛汀”说起。

每年夺取50万女性的生命,并且每年全球有120万新发病例。这一数据的罪魁祸首就是被列为“世界头号女性杀手”的乳腺癌。

能治愈80%早期乳腺癌患者的“赫赛汀”,则被乳腺癌患者称为“救命药”。

去年,赫赛汀被我国列入医保名录后,供不应求,一度出现断货现象,许多在治乳腺癌患者也因此处于断药状态……

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下发了一则通知,允许乳腺癌药物“赫赛汀”口岸检验与上市销售同步。赫赛汀进口时间缩短,仅口岸检验这一环节,就能节省2-3个月时间,这对许多患者来说,无疑是一场能救命的“及时雨”。

而这一事件也让一个被诟病多年的问题浮出水面——廉价药、救命药一降价就缺货。

为什么“救命药”一降价就断货?在坚持国家调控药价的大方向下,如何保障药品的供求平衡?

文|徐实瞭望智库特约国际观察员

编辑|李浩然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药荒”为何轮番上演?

近年来,药价高昂和人口老龄化的共同作用,使得医保支付压力迅速增大。我国政府关注到这个问题之后,开始积极调控药价。

比如,2017年我国启动了国家药品价格谈判;2018年的国务院机构改革中新成立了国家医保局,统一管理药品招标采购……

这些手段对于缓解医保支付压力都有非常大的意义。

不过,解决高药价的问题不会这么简单。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和“两票制”基础上的药品采购,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药品价格,但是不足以调节药品供求关系。

比如,在药品价格谈判后,治疗乳腺癌的特效药物赫赛汀的单价,从2.2万元降为7600元,降幅达67%;在医保报销之后,由病人直接支付的部分仅为1500元/支。然而到了2018年3月以后,赫赛汀在市场上却突然出现断货,以致望眼欲穿的乳腺癌患者很难买到这个“救命药”。

“救命药”赫赛汀为何在中国市场断货?

“救命药”赫赛汀为何在中国市场断货?

生产商罗氏制药的解释是因为中国市场需求增大,导致赫赛汀“产能不足”,并且声称将全力开工保障赫赛汀的生产。

这恐怕只是个“不失体面”的说法:

赫赛汀降价是2017年7月的事情,但是断货发生在大半年之后,从抗体药物的生产周期来看,如果罗氏预期增加在中国的销量,大半年的时间足够安排生产;赫赛汀在欧美的销量一直稳定,从未出现断货之事。

由此可见,即使赫赛汀断货的表面原因是“产能不足”,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是罗氏对于中国市场并没有那么热心。只不过后来在舆情压力下,才不得不做出些表示。

赫赛汀的断货可能只是暂时的,而比这更要命的是,许多仿制药出现了“降价死”的现象——国家调控药价之后,药企嫌生产降价后的仿制药利润率太低,干脆把生产线停掉,将资源用于生产利润率更高的药物。

过去几年,“药荒”轮番上演:

2011年,心脏手术用药“鱼精蛋白”出现全国性紧缺;

2012年,治疗心脏衰竭的抢救用药“西地兰注射液”短缺;

2013年,治疗甲亢的“他巴唑”断货;

2015年,心外科用药“地高辛片”、“放线菌素D”全国断供……

药企选择停产的这些仿制药,对病人来说恰恰是治疗过程中急需的、难以替代的。“降价死”的现象凸显出药品市场当前的问题——价格调控随之引发供求关系的不平衡。

解决问题要抓住主要矛盾,分清主次:

发展医药卫生事业的根本目的在于改善人民群众的健康状况,因此必须优先保障公众利益;

医保体系的可持续性是医药卫生体制的基础,不容动摇;

为了给药企创造利益动机、以及再生产经费的来源,还要保证药企能够在经营中获得合理的利润。

从以上主次关系来看,国家调控药价的大方向是对的,否则许多家庭难免因病致贫,甚至家破人亡,医保支出也得不到有效控制。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在坚持国家调控药价的大方向下,如何保障药品的供求平衡?

这个问题要是深究起来,可以得出一个客观的结论——自由市场机制并不是万能的。

企业作为市场中的经营个体,只考虑自身利益最大化。企业希望利润率越高越好,如果价格干预使药品利润率降低,药企自然希望将资源投入利润率更高的方向。接下来便会上演产能不足,乃至停产断供的现象。

但破局的方法还是有的,那就是通过采取国家调控改变药品的供给途径来控制利润率。这就要分为创新药和仿制药两个领域来探讨。

相关文章

环保PPP中标大户难逃偿债压力 部分企业将迎来还债期

环保PPP中标大户难逃偿债压力:有金融机构见了就躲 部分企业拟卖项目求生每经记者 李彪 每经编辑 毕陆名红极一时的环保行业,如今正遭遇资本严

宝能系悄然回归A股 兆新股份今日最高上涨9.9%

A股市况低迷之际,总有资金悄然入场,就连宝能系也悄然回归A股、重新担当举牌手。7月17日晚,兆新股份发布公告称,深圳宝信金融服务公司从7

爱投资出现项目逾期 抛出了“债转股”的方案

P2P圈雷声不断,企业自救也各出奇招。今天(7月18日),出现项目逾期的网贷平台爱投资创造性地抛出了债转股的方案,也就是说你投资P2P,一不

河南修武农商行不良飙升超20% 资本充足率为负

继贵阳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山东寿光农商行后,河南修武农商行也被曝不良贷款率飙升。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达到了

兰州黄河预亏3000万猛跌超500% 曾遭深交所15问

啤酒西北王兰州黄河预亏3000万,猛跌超500%,都是炒股惹的祸?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股东与二股东之争仍陷于胶着状态的啤酒西北王兰州黄河(

大连友谊“神秘”亏损项目竟是高球场 投资近6亿搁浅多年

点击放大每经记者 肖达明 每经编辑 文 多在风景秀丽的大连金石滩度假区,当地知名的上市公司大连友谊(000679,SZ)有一个多年来的心病。最近3年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