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印度仿制药 为什么中国要跑到印度买仿制药

来源:中华网 | 2018-07-09 11:02:23

中国人为什么跑到印度买仿制药,中国没有吗?

中国人为什么跑到印度买仿制药,中国没有吗?

原标题:中国人为啥跑到印度买仿制药,中国没有吗?

来源:瞭望智库

最近一部国产电影在朋友圈疯狂刷屏。

故事讲的是:一名白血病人只能靠一种叫“格列宁”的药续命。但他买不起国内市价四万一瓶的药,只能转而买印度生产的、药效相同的、只需要两千的药。卖印度神油的老板发现了商机,从印度代购,卖给国内的白血病人,被病人封为“药神”。

很多观众看完电影之后觉得非常震撼,甚至有很多观众是哭着回来的。

有网友认为:“这是一部能推动社会进步的影片。”

有人会发问,为什么一定要从印度买?中国造不出来仿制药吗?

这个问题很复杂,库叔想从“救命药赫赛汀”说起。

每年夺取50万女性的生命,并且每年全球有120万新发病例。这一数据的罪魁祸首就是被列为“世界头号女性杀手”的乳腺癌。

能治愈80%早期乳腺癌患者的“赫赛汀”,则被乳腺癌患者称为“救命药”。

去年,赫赛汀被我国列入医保名录后,供不应求,一度出现断货现象,许多在治乳腺癌患者也因此处于断药状态……

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下发了一则通知,允许乳腺癌药物“赫赛汀”口岸检验与上市销售同步。赫赛汀进口时间缩短,仅口岸检验这一环节,就能节省2-3个月时间,这对许多患者来说,无疑是一场能救命的“及时雨”。

而这一事件也让一个被诟病多年的问题浮出水面——廉价药、救命药一降价就缺货。

为什么“救命药”一降价就断货?在坚持国家调控药价的大方向下,如何保障药品的供求平衡?

文|徐实瞭望智库特约国际观察员

编辑|李浩然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药荒”为何轮番上演?

近年来,药价高昂和人口老龄化的共同作用,使得医保支付压力迅速增大。我国政府关注到这个问题之后,开始积极调控药价。

比如,2017年我国启动了国家药品价格谈判;2018年的国务院机构改革中新成立了国家医保局,统一管理药品招标采购……

这些手段对于缓解医保支付压力都有非常大的意义。

不过,解决高药价的问题不会这么简单。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和“两票制”基础上的药品采购,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药品价格,但是不足以调节药品供求关系。

比如,在药品价格谈判后,治疗乳腺癌的特效药物赫赛汀的单价,从2.2万元降为7600元,降幅达67%;在医保报销之后,由病人直接支付的部分仅为1500元/支。然而到了2018年3月以后,赫赛汀在市场上却突然出现断货,以致望眼欲穿的乳腺癌患者很难买到这个“救命药”。

“救命药”赫赛汀为何在中国市场断货?

“救命药”赫赛汀为何在中国市场断货?

生产商罗氏制药的解释是因为中国市场需求增大,导致赫赛汀“产能不足”,并且声称将全力开工保障赫赛汀的生产。

这恐怕只是个“不失体面”的说法:

赫赛汀降价是2017年7月的事情,但是断货发生在大半年之后,从抗体药物的生产周期来看,如果罗氏预期增加在中国的销量,大半年的时间足够安排生产;赫赛汀在欧美的销量一直稳定,从未出现断货之事。

由此可见,即使赫赛汀断货的表面原因是“产能不足”,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是罗氏对于中国市场并没有那么热心。只不过后来在舆情压力下,才不得不做出些表示。

赫赛汀的断货可能只是暂时的,而比这更要命的是,许多仿制药出现了“降价死”的现象——国家调控药价之后,药企嫌生产降价后的仿制药利润率太低,干脆把生产线停掉,将资源用于生产利润率更高的药物。

过去几年,“药荒”轮番上演:

2011年,心脏手术用药“鱼精蛋白”出现全国性紧缺;

2012年,治疗心脏衰竭的抢救用药“西地兰注射液”短缺;

2013年,治疗甲亢的“他巴唑”断货;

2015年,心外科用药“地高辛片”、“放线菌素D”全国断供……

药企选择停产的这些仿制药,对病人来说恰恰是治疗过程中急需的、难以替代的。“降价死”的现象凸显出药品市场当前的问题——价格调控随之引发供求关系的不平衡。

解决问题要抓住主要矛盾,分清主次:

发展医药卫生事业的根本目的在于改善人民群众的健康状况,因此必须优先保障公众利益;

医保体系的可持续性是医药卫生体制的基础,不容动摇;

为了给药企创造利益动机、以及再生产经费的来源,还要保证药企能够在经营中获得合理的利润。

从以上主次关系来看,国家调控药价的大方向是对的,否则许多家庭难免因病致贫,甚至家破人亡,医保支出也得不到有效控制。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在坚持国家调控药价的大方向下,如何保障药品的供求平衡?

这个问题要是深究起来,可以得出一个客观的结论——自由市场机制并不是万能的。

企业作为市场中的经营个体,只考虑自身利益最大化。企业希望利润率越高越好,如果价格干预使药品利润率降低,药企自然希望将资源投入利润率更高的方向。接下来便会上演产能不足,乃至停产断供的现象。

但破局的方法还是有的,那就是通过采取国家调控改变药品的供给途径来控制利润率。这就要分为创新药和仿制药两个领域来探讨。

相关文章

全国PPP集中清理挤泡沫1.8万亿 ppp工作如何推进?

一些地方不规范操作引发风险,PPP政策走向令人关注——PPP:规范促发展 整装再出发记者 曾金华近年来,随着各类PPP项目逐步落地,PPP模式在激活市

申万宏源:名义GDP向下,实际GDP走平

名义GDP向下,实际GDP走平——寻找经济中量的指标来源:申万宏源宏观文:申万宏源宏观 李一民结论或投资建议:国家统计局公布2018年6月价格指数

揭秘印度仿制药 为什么中国要跑到印度买仿制药

中国人为什么跑到印度买仿制药,中国没有吗?原标题:中国人为啥跑到印度买仿制药,中国没有吗?来源:瞭望智库最近一部国产电影在朋友圈疯狂

沃客理财全面起底 “虚拟货币”竟是传销骗局

漫画:设局 新华社发 徐骏 作新华社福州7月4日电 题:30多万人疯狂购买的虚拟货币竟是传销骗局——起底沃客理财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郑良火爆时需排队

中车长客正式获得美国纽约地铁供应资质

中车长客美国春田生产基地 中车长客供图中车长客股份公司3日发布消息,该公司正式成为中国首家可以整车进入纽约地铁市场的轨道交通装备企业

广铁集团全国率先推出公铁海联运 粤琼旅客“一票跨海行”

记者7月1日从广铁集团获悉,随着当日江湛铁路正式开通,广铁集团在全国率先推出公铁海联运。旅客从湛江西站(海口站)仅凭一票,就能乘车乘船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