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 > 正文

金融监管部门放“强监管”猛料:整治影子银行迫在眉睫

2018-01-18 17:08:00 来源: 凤凰

2018年伊始,金融监管部门就接连放出“强监管”猛料:银监会13日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下称《通知》)中,违反宏观调控政策、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风险等被列为2018年整治的重中之重。违规将表内外资金直接或间接、借道或绕道投向股票市场、直接或变相为房地产企业支付土地购置费用提供各类表内外融资等乱象也被“点名”。

银监会相关负责人透露,2018年监管部门对于乱象整治工作中的大案要案会坚持顶格处罚。另外,针对交叉金融产品风险整治,通过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乱象整治工作“全线打通”,与其他金融监管部门联合惩戒。

专家指出,预计未来金融监管机构还将出台关于加强影子银行监管进一步业务规范。随着乱象整治工作的深化,银行业将面临短期内规模扩张受限导致的盈利损失,2018年银行同业业务、理财业务、表外业务等或呈现负增长。但长远来看,强监管将大幅度减少银行体系内风险、促进行业的集约化转型。

银监会重拳出击 打响风险化解攻坚战

银监会相关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当前,金融风险高发多发态势依然复杂严峻,银行业股东管理、公司治理和风险防控机制还比较薄弱,市场乱象生成的深层次原因没有发生根本转变,打赢银行业风险防范化解攻坚战的任务仍很艰巨。

在此背景下,银监会新年伊始就出重拳,《通知》部署了2018年重点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八大重点共22条。并明确突出“监管姓监”,将监管重心定位于防范和处置各类金融风险,而不是做大做强银行业,强调对监管履职行为进行问责,严肃监管氛围。注重建立长效机制,弥补监管短板,切实解决产生乱象的体制机制问题。

在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看来,2017年银监会开展的“三三四十”一系列专项治理行动取得了不少成果,但是要使得行业发生根本性好转,仅通过短时间的整治措施是不现实的,因此还需持续、深入地加强监管。“从《通知》来看,乱象治理范围进一步扩大。八个方面的治理,不仅仅包括2017年关注较多的领域——同业业务、表外业务、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同时将违规展业、违反宏观政策执行等乱象纳为重点‘拆弹’领域。”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2017年金融治乱象取得显著成效,但需夯实整治成果,对重点领域维持高压态势。银监会在进一步整顿的同时,不断完善监管制度。此前,银监会在监管制度补短板方面加快完善节奏,填补过去制度不完善、执法空白等,为行业长期发展创造良好的制度基础。“值得注意的是,《通知》明确监管部门依法从严处罚,特别是对重大案件和风险事件予以顶格处罚,将有力震慑行业。多个金融监管部门将乱象整治工作‘打通’,更符合现在金融业务跨领域、跨市场的特征。”

剑指违规“重灾区” 严查资金违规入楼市股市

银监会部署的2018年22条重点整治领域“点名”了违反信贷政策和违反房地产行业政策的乱象:将整治违规将表内外资金直接或间接、借道或绕道投向股票市场;直接或变相为房地产企业支付土地购置费用提供各类表内外融资,或以自身信用提供支持或通道;向“四证”不全、资本金未足额到位的商业性房地产开发项目提供融资;发放首付不合规的个人住房贷款;以充当筹资渠道或放款通道等方式,直接或间接为各类机构发放首付贷等行为提供便利;综合消费贷款、个人经营性贷款、信用卡透支等资金用于购房等。

银监部门有关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通知》的安排抓住了“主要矛盾”,在2017年的“三三四十”系列整治中,几乎所有的违规现象中,都包含了“房地产”这个关键词,且涉事金额不小。

从2017年银监系统开出的行政处罚情况就可窥一斑。据大连银行金融市场风险管理部凤宇骄分析,2017年涉及房地产的罚单共有109张。“涉房”罚单可以分为三类,一是违规向房地产企业发放贷款的行为,共有55张;二是违规向个人发放住房按揭贷款的行为,共有44张;三是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的行为,共有12张。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8月,上海银监局公布对花旗银行的罚单,罚没金额合计1064万元,案由之一是2015年1月至10月,花旗银行辖下部分分行在发放部分房地产贷款时违反利率规定。2017年12月,银监会公布对广发银行罚没金额合计7.22亿元的天价罚单,案由涉及以流动资金贷款科目向房地产开发企业发放贷款。

而进入新年不久,中信银行南宁分行就因违规为房地产开发企业缴交土地出让金提供理财融资,被地方银监局罚款40万元。

同时,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票市场也是不少银行业机构“吃罚单”的原因。2017年12月,杭州银行被地方银监局罚款140万元,案由之一便是个人消费贷款资金流入股市。此外,中泰信托因在2015年放任借款人将贷款资金用于股票交易被罚款90万元。

部分银行业内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坦言,多年来,银行资金通过层层嵌套、包装“出表”,最终流向往往是房地产市场。“2017年几张‘天价罚单’对于行业的震慑极大,总行已明确禁止我们为不在总行名单上的房企提供任何形式的授信。”一家股份制银行江浙分行负责人如是说。

行业“阵痛”难免 同业表外业务料呈负增长

在此次《通知》发布之前,多个金融监管部门密集出台不少政策,旨在推动金融业“治乱象、去杠杆、归本源”。在此趋势下,行业“阵痛”不可避免。

在连平看来,金融业要规范运行、控制风险,不能再像过去一样粗放式发展,应该高质量发展。“未来一段时间,银行业同业、表外等乱象较多的业务可能会出现负增长,比如当前委托贷款下降较快,但是由于信贷仍会保持合理的增长,因此整个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会保持合理增长。”连平指出,“尤其是整治工作融入了‘稳中求进’的政策思路,不搞‘一刀切’,针对不同情况采取差别化处理,治理过程中根据不同机构、不同情况设置了过渡期,短期内银行业的压力不会过大。风险整治既实事求是又具有针对性,对银行业的规范发展、转型升级创造了良好条件。”

曾刚表示,过去一段时间,银行业经营理念以发展为主,对风险防控和合规有所忽视,导致潜在风险积累。与此同时,银行发展模式步入死胡同。银行业不断出现“资产荒”、“负债荒”,主要是因为银行想快速实现规模和利润扩张,而脱离实体经济需要造成的。

“这种‘荒’更多是预期差异带来的心慌,监管强化将逐步打消银行过去不切实际的过度扩张取向,银行机构适应监管环境,树立高质量、可持续的发展理念,向经营管理、防风险要效益,强监管阵痛之后将进入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曾刚说。

“2017年初至今,在一系列加强监管的业务规范指导下,金融体系风险在逐步化解之中。包括约束同业业务野蛮扩张;发布资管业务新规,提出打破刚兑、流动性和杠杆率等多方面监管要求。”光大证券分析师陈浩武表示,预计未来金融监管机构将出台加强影子银行监管的进一步业务规范。对银行业而言,一方面,规范业务可能在短期内导致盈利受损;另一方面,将大幅减少银行体系的金融风险。

赞助商